威海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农业机械

纸箱业陷入产能过剩的困局

2021年08月18日 威海机械设备网

纸箱业陷入产能过剩的困局

当前,在我国经济发达地区,瓦楞纸箱业进入发展缓慢期。在过去的二三年里,越来越多的纸箱企业深感赚钱越来越难。目前,整个纸箱行业陷入产能过剩的困局。

最近,我访问了江苏南京、镇江、常州、无锡、苏州、南通、扬州、淮安等8个地区的16家代表性纸箱企业,听到的是一片诉苦声。

江苏海门市包装装潢公司是南通地区纸箱企业的排头兵。在辉煌时期,该公司的一条纸板生产线年产值高达5000多万元。这几年,企业经营状况一年不如一年。

黄明周总经理说,前几年,企业前前后后走了五个业务骨干,在外面办了五家纸箱厂。同时,他们在同一个乡里,又办了一家企业,上了一条纸板生产线。这日子怎么过?实在没有办法!

无锡市恒丰纸业有限公司是无锡地区纸箱行业之王。该公司早有一条高档生产线,在生产高潮期,年产值达到8000多万元,而今,年产值下跌到4000万元。诸茂盛总经理感叹地说:“纸箱业也就这样了,我们现在只能发展造纸。”

在扬州,我们先访问了高邮市包装制品有限公司。这是苏北地区规模最大的纸箱企业,拥有3条纸板生产线。其中一条是投资近千万元的具有高档配置的生产线,去年产值为l亿多元。高潮总经理对我们说:“这个行业几乎没有利润,快死了!”

常州市武进湟里包装纸箱厂是江苏省最大的专业生产纸板的企业。该厂现有6条纸板生产线。我们看到,厂里留着一大片空地,准备再上5条生产线。据说,这家企业的核心竞争优势,第一是福利企业;第二,自己造纸;第三,镇(村)政府支持,用钱不愁。他们凭借这几条独特优势,大量发展纸板,已对周边地区的同行构成威胁。

在苏州地区,我们先访问了张家港市华宝纸制品有限公司。该公司是计划经济时期的江苏外贸包装23家纸箱定点企业之一,最后成为惟一坚持下来的企业。总经理项良宝稳重老练。该公司有3条纸板生产线,年产值平稳增大。去年,这家企业在苏北地区最贫穷的宿迁市投资1000多万元,新上一条高档生产线,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这是战略性的转移,有远见。

在南京,我们了解到,小纸箱厂都是到大厂进纸板加工纸箱。小厂非常多,数不清,就像路边的野草,时隐时现,似芜似荒。

这是一幅纸箱企业陷入困局的景象。

当前,纸箱企业已经陷入困境。如果现在我们还看不到这点,还盲目地唱高调,盲目发展,必将受到无情的惩罚。

纸箱企业出现困局的突出症状是,瓦楞纸生产线上得太多,造成产能严重过剩。在此环境下,企业进行恶性的价格竞争,利润下跌,走入困境成了必然。

产生困局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纸价连年上涨,而纸箱价格不能水涨船高。还有,“集中制板,分散制箱”模式应该是行业专业化分工,集中和分散是有正常的比例的,一般集中制板的企业占整个企业的比例应控制在30%(专业生产纸板的企业除外)上下。而这几年,制板企业的占有率平均在50%以上,有时高达70%至80%。这样造成分散制箱的小厂泛滥成灾。还有福利纸箱企业、造纸又办纸箱厂的企业、纸箱厂搞造纸的企业,均以低成本低价格优势冲击市场。这种不平等竞争,致使缺乏优势的企业深受其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种潜在的矛盾已有多年,在不规范的市场经济中,困局必然出现。根本问题在于我国瓦楞纸箱工业长期盲目发展,纸板生产线过多,产能过剩。在报刊上,早已有人提出这个问题。但有些企业视而不见,一直相互攀比,一味地上线。现在,大家碰了壁,你看我,我看你,开始有了共识。

纸箱企业的生产线过剩,究竟严重到了什么程度?我们先看浙江。浙江省包装协会的张鹏博曾发表文章说:“2002年,浙江瓦楞纸生产线已超过200条,按每条线年产纸板1500万—2000万平方米计算,年产能可达35亿—40亿平方米;加上上千家企业的单面机,按每条800万—1000万平方米来计算,可达80亿—100亿平方米,浙江省年产纸板能力高达140亿平方米。而2003年,全国瓦楞纸箱产量为158亿平方米。由此可见,浙江瓦楞纸生产线过剩惊人。”

我了解到,直至今年,浙江的瓦楞纸箱生产线依然严重过剩。目前,江苏的瓦楞纸箱生产线大约在350条上下,而且近年新上的生产线都是1.8米宽幅的生产线,已经全面代替了单面机生产纸板。江苏生产线年生产纸板能力亦高达100多亿平方米。按江苏市场实际,年需要量为30多亿平方米计算,设备产量超出用量2/3,同浙江完全相似。由此可见,在我国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瓦楞纸箱工业的投资过大,生产线过剩早已存在,只是近年愈演愈烈,已走到尽头。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