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程机械

一次性快餐行业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调查二

2021年08月18日 威海机械设备网

一次性快餐行业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调查(二)

浙江省2004年比2000年增加了18条发泡餐盒的生产线,绍兴四条、杭州有三家企业六条,林平、康达一条,义乌一条。

江苏省2004年比2000年增加了8条生产线,其中南通两条、泌阳两条、昆山两条。江苏省PS餐盒企业和生产数量大规模增加。而一些环保性企业基本上处在倒闭和转产的状况,生存非常艰难。中国包装总公司有一个中包新技术公司,在南京投资1000多万,投产了纸浆膜塑快餐盒企业,竞争不过PS餐盒企业,现在转卖家具。江苏石油总公司从德国引进的降解树脂材料设备,开发的PP餐盒,现在由于竞争不过PS餐盒,现在已经转卖。常州市环保局三位局长、两位处长跟我汇报工作的时候谈了,他们讲现在也是没办法,经贸委有令,省里有一个171号令,执行了三年很坚决,除了查处以外就让他们贴封条,不准生产、不准使用,最后遭到64家超市企业集体联名给市长,拒绝使用环保餐具。常州市环保局跟我说,我们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上面的令到底是符合不符合实际情况,我们现在也开始在怀疑。所以,我们也只好睁一眼闭一眼,2003年以后他们也不再查PS发泡餐盒了。

上海市跟我们前来说的三个省市情况不一样。广东、江苏、浙江都是认真贯彻国家经贸委6号令文件,制订了本省的政府令,采取禁止态度。所以应该说已经很明显的看出来,目前PS发泡没有禁止住。而环保餐盒是步履维艰,很困难,倒闭、转产、销售困难,卖不出去。

上海市采取的政策是什么呢?源头供给,回收利用、逐步替代,实施了3分钱工程对“白色污染”主要污染源(一次性PS发泡餐盒)进行管理。它总的说是禁止,但是局部地区也有禁用,比如火车站、外滩、南京步行街等等,一共有20多个公共场所是不让用的,但是也有一些地区可以用。到底上海市进行的怎么样呢?上海市的废旧物管理处处长跟我们汇报的时候,苏州河三小时之内基本没有“白色污染”。这说明这条政策在上海市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

这当中我们还跑了上海的历山路,宜山小区,都找不到“白色污染”的快餐盒。中国包装公司副总经理也到上海就这个问题进行了调查,他讲上海搞的很不错,视觉污染没了。按照循环经济的三R原则,上海市发泡餐具的管理办法,体现规范化、再回收利用,是一个典范的工程。四年来,他们累计回收了一次性塑料饭盒近12亿只,这些饭盒又成为生产硬塑料产品的原料。因为我们看到做建筑材料、伞、钮扣。温州的钮扣市场主要是从这儿拿到的,所以这等于是再回收利用。而且为国家建设节约大量的石油。所以现在上海市一年每天使用发泡塑料餐具达到120万只,日回收7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3亿只以上。

上海市第二个成绩,市民的环保意识确实得到了提高。大家普遍都是愿意的,因为他们介绍的时候我们到一些快餐店看,有的家庭妇女老太太一天能够捡到1500-2000只。上海市3分钱工程中的1.5分给捡到的个人,一天捡两千个,月收入也就近千元,所以外来打工的,下岗的,在家里的老太太、老头跟一些快餐店合作,应该说很受老百姓的欢迎。上海市有一个网格化管理。所以是群众回收与社会回收相结合,采用了国际上的谁污染、谁负责,谁回收。这三分钱工程就是生产快餐盒的拿来,然后废旧物管理处回收,进行分配。上海市原来有6家生产纸浆膜塑的餐盒企业,由于竞争不过PS发泡企业,已经倒闭了。

北京的情况。北京很早就注意到了这种餐具产品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因此在1996年他们就开始进行回收再利用工程的探讨,而且得到了北京市环保局、工商局的大量支持。1997年6月他们发布了必须回收利用的通告,1999年回收率达到50%,2000年回收率达到60%的要求。北京市当时有六家生产一次发泡餐盒的企业,他们按照谁污染谁负责的规则,企业共同投资3000多万,自愿组成北京回收环保公司,在北京设了八个回收站,专业回收队伍雇佣1000多人。98年回收任务达到1834吨,2000年回收量达到1965吨,回收率66%左右。但是由于北京市人民政府按照国家经贸委的意见,他出台了25号令,也开始从回收改禁用,所以回收量开始滑坡。在北京来讲应该说很好的经验没能坚持,而上海市人民政府废旧物管理处他们声明,上海三分钱工程的经验是学习了北京市的经验,我们的网格化管理是学习了北京市东城区管理的经验。只可惜北京市墙内开花、墙外红,没有很好的把这个经验坚持下去。我们前不久到国家环保工业园区看了这个企业,是杂草丛生,企业都停产了。北京市是首都,是一个大的企业,一年快餐盒要使用7亿只,月平均使用7000万只,但是市场上发泡餐盒没有被禁止,仍然是发泡餐盒占50%以上的市场。这就是我们目前的现状,根据有些专家提供的资料,环保餐具由于竞争不过PS发泡餐盒纷纷倒闭。我这次在江苏溧阳看到一个私企老板向我哭诉到,我们跟政府这么紧相信政府,我投资了几十万,没有想到无法生存。总的来讲,另外一部分回收企业也已经被迫停产,比如广东、济南等这些回收企业也已经倒闭。这些加起来全国直接经济损失在20亿以上。我们这次的调查现状就是这样的。原因是什么呢?

第一,从市场经济观点看一次性PS发泡餐盒与现有的各种环保餐盒在性价比上无疑是最优的产品,它的价格最低,性能最好。PS发泡餐盒是6、7分钱一只,在义乌看到卖到4.5分。各种环保餐盒大概了1毛5到3毛8左右。价格是没法比的,而且保温性上各种餐盒也没有办法跟PS发泡餐盒相比。如果我们使用纸浆的餐盒一两个小时就软了,洁白度和美观上也不如发泡餐盒。

第二个原因,从科学发展观循环经济来看,一次性PS发泡餐盒也是最优的产品,因为它能耗低、垃圾产生量最少,通过强制回收又可以再利用,这非常符合循环经济的原则。特别是我们从产品的生命周期这个角度来看,PS发泡餐盒评价不是落后的、应该淘汰的产品,而是一种绿色包装产品。这个观点可能跟我们以往的观点是不一致的。所以详细的分析,绿色包装的内涵、定义、产品生命周期大家还得再看看。

可以这样说,不管是哪一种,在调查中我们深切感到,只有通过回收才能解决“白色污染”,所以不管是纸浆膜塑还是纸板,不回收还是垃圾,还是形成一种“白色污染”,所以我们觉得上海市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发泡餐盒不等于“白色污染”,“白色污染”是管理不到位,是随意丢弃垃圾的人环保意识不强,缺乏良好的卫生习惯,国民素质不高造成的。所以我们认为不能把这样一个好的产品,把罪责都归到产品上,而应该看到管理不当,没有找到好的方法和对策。而且也不是目前全国出现的禁而不止等等。上海市执行的就是回收利用政策,应该说这个和国家经贸委的6号令是背道而驰的,但是上海却是做出了非常好的成绩。上海所以能取得这个经验,有几条很重要,我在提供的材料里已经都讲了。我想强调一下它有五大网络体系,管理是非常细的。上海市分了三级管理,市一级、另外分成四个中心,然后是各区县,下面还有街道社区,所以是形成了很好的管理网络。这里包括管理网络、回收利用网络、执行网络。

第二个,他们建立了昆山保利资源再生处理有限公司和普陀区利用中心负责全市回收的一次性塑料餐盒再生。所以它有一个回收处理的机构。另外它有很好的资金管理网络,还有收支两条线专款专用。上海市人民政府有一个办公室叫上海市人民政府废弃物管理处,这个管理处的机构、人员、办公地点都是在上海市环卫局,也就是城建系统,但是执行的职权是上海市人民政府一位市长授权,代表上海市人民政府,他有协调、解决环保局、财政局、物价局的权利。我们觉得上海的经验有很丰富的内涵,需要我们再进一步学习。

第四个问题: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